佳木斯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两男逼女同上一床肺结核成作恶男的免死金牌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14:17:08 编辑:笔名

  两男逼3女同上一床 肺结核成作恶男的"免死金牌"

  新桂-南国早报 黄乒宾3名女生被两名男子带到一张床上12月18日,位于宾阳县黎塘镇的某国营企业子弟学校初二女生维维坐在面前,瘦小孱弱的身体瑟瑟发抖,低着头用手背抹眼泪。她咬着嘴唇,痛苦地向回忆那噩梦般的经历——11月7日中午,维维和13岁的同桌小西一起在校外吃米粉。粉店里一伙染黄头发的青年,不怀好意地盯着她们。回到学校,一个男生过来对维维说:“面粉厂的陆国朝想认你做妹妹。”5天之后,周末来临。当天晚饭后,小西邀维维一起,到同校的小学六年级学生梅梅家玩。在梅梅家,两名男青年“恰巧”来到。13岁的梅梅说,其中一个是陆国朝,她哥哥的朋友。两个男青年极力劝说3个小女孩,一起去酒吧玩。梅梅出主意说,让维维打回家,撒谎说同学过生日要玩通宵。从未见识过“酒吧”的维维和小西,懵懵懂懂地跟着去了。在酒吧里,第一次品尝啤酒味道的3个小女孩,很快醉得东倒西歪,吐了一地。凌晨时分,两名男青年一个背着梅梅,一个拉着维维和小西,来到黎塘镇八一路的一间空房子里。维维和小西闹着要回家,陆国朝吓唬她们说:“你们喝得这么醉,回去不挨父母打死?你们女孩3个睡一张床,我们男的睡另一张床。”进了门后,3个醉醺醺的女孩倒在床上。两名男青年“以楼上房间没有床”为由爬上床来,对女孩们动手动脚。维维吓哭了,爬起身想走,但陆国朝把腿压在她身上,让她动弹不得。梅梅滚落在地上,然后爬起来拉开门往外跑,维维趁机跟着逃离。屋子里只剩下小西和两名青年男子。没有人知道下半夜发生了什么。尽管小西对老师说,“维维和梅梅跑了之后我也走了”,但3名小女生被带到两名男子床上的事情,仍然令校方和女生父母惊恐不已。小女生在草坪上惨遭强暴次日,又有男生给维维和小西捎话:“陆国朝说,下周末你们不出来玩,见你们一次就打你们一次!”维维和小西久闻陆国朝的“威名”,当时吓得发抖,却不敢告诉父母和老师。11月20日,周末又一次来临,维维、小西和梅梅惴惴不安地来到酒吧,陆国朝带着两个“兄弟”等着她们。次日凌晨时分,小西和梅梅趁机溜了,3名男子拦着维维不让走。凌晨1时30分,陆国朝挟着维维走出酒吧。维维哭闹着要回家,陆国朝连哄带骗说:“哭什么?陪我去那边走走就给你回家。”说着,陆国朝将维维摁倒在铁路桥附近的草坪上。维维吓得魂不附体,又哭又喊,两手乱挠,然而,她毕竟太弱小了……之后,陆国朝恶狠狠地威胁维维说:“你就算告诉老师和家里人,我在里边有人,也不会有事!就算挨坐牢,我的兄弟也会给我报仇的!他们认得你住在那里,你不怕你伯父出事吗?”凌晨4时,维维失魂落魄地回到伯父家。维维的父母在南宁打工,她被寄养在伯父家里。凌晨4时回家的维维吓坏了伯父。一大早,他赶紧打知维维父母。见到父母,满怀委屈的维维本想扑到妈妈怀里,但陆国朝恶狠狠的声音又回响在耳畔。她咬咬牙,撒谎说晚归是因为和同学去烧烤。父母半信半疑地回南宁后,维维悄悄地把换在桶里的衣服洗了。11月27日,陆国朝又托人捎话,要维维和小西到学校旁的公园会面,还威胁说“如果不来后果自负”。见面之后,陆国朝塞给维维一个,并扬言说:“你不要不识抬举!你可以扔掉它,也可以砸烂,但是不要给我懂得,否则有你好看的!”12月1日晚,宿舍熄灯了,维维独自呆在教室里。她趴在课桌上,哭了整整一夜。天朦朦亮时,她两眼红肿地走出教室,被值班的老头看在眼里。在老师一遍遍关切的询问下,维维“哇”地一声大哭起来,把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。当日上午,震惊万分的老师和维维父母,带着她到宾阳公安局黎塘派出所报了警。“我们从他十一二岁开始抓他!”12月18日晚,来到黎塘某国有企业,该单位保卫科科长管文豪一听说“陆国朝”这个名字,头摇得像拨浪鼓似地说:“我们从他十一二岁开始抓他了!”管文豪告诉,陆国朝生于1980年1月,从十一二岁开始,就因盗窃本厂财物而不断地被保卫科人员抓获:12岁时两次窜入本厂发电机房盗窃铜片,13岁时偷电焊机铜电缆,14岁时伙同他人偷钢材、撬门盗窃现金,15岁时偷变速赛车,16岁时入室盗窃本厂一职工的录像机……他父母恨铁不成钢,亲自给民警带路,到邹圩镇老家将其擒获。1996年,陆国朝因屡次盗窃财物,被宾阳县公安局处以劳动教养两年的处罚。1998年,陆国朝劳动教育期满出来,先是痛打“给警察通风报信”的亲生父母,接着用石块砸破面粉厂保卫科的玻璃窗。陆国朝的父母不堪经常被儿子殴打,被迫远赴异乡谋生。管文豪警告陆国朝说,如果他再盗窃本厂财物,就把租给他父母的宿舍收回,将他永远驱逐出厂区。陆国朝这才稍稍收敛,从此不再“吃窝边草”。打跑父母后,陆国朝更加肆无忌惮。管文豪告诉,他们经常看到,陆国朝三天两头带一些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回宿舍。有一次,陆国朝把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学生骗回宿舍,欲行不轨,那女生慌不择路,竟然从2楼跳下,倒在围墙旁的草坪上,扭伤了脚踝。一墙之外恰好是厂长家,于是全厂都被惊动了,人们赶紧将女学生送往厂医务室救治,并于次日送她回家。维维所在学校的一名教师告诉:2003年9月,秋季学期开学第一天,放晚学后,他刚上初一的侄女不知去向。他听厂区门口摆烟摊的小商贩说,小侄女是被陆国朝带走的。他吓得到处找,几乎把黎塘镇上下翻了遍。最后,他找到黎塘面粉厂的门卫,希望门卫一看到陆国朝回来,立即打通知自己。次日凌晨,他接到面粉厂门卫,说陆国朝带着一个小女生回厂了。在该厂保卫科人员的陪同下,他敲开陆国朝的房门,果然看到13岁的小侄女醉躺在地铺上,陆国朝正欲下手……“肺结核成了他的‘免死金牌’”令人们不解的是,三天两头作恶的陆国朝天天在街上游荡。接受采访时,宾阳县公安局黎塘派出所所长潘海新苦笑着告诉:“不是我们不想抓他,是抓了没地方关啊!”原来,陆国朝劳动教养期满后,曾窜到南宁,伙同他人多次盗窃摩托车,被南宁公安局兴宁分局逮捕。然而,期间陆国朝被检查出患了开放性肺结核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》规定:看守所收押人犯,应当进行健康检查,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不予收押,其中第一条就是“患有精神病或者急性传染病的人”。于是,办理“取保候审”后,陆国朝又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看守所。一出看守所,他转身就在南宁偷了辆摩托车,然后一路“嘟嘟”地开回黎塘。此后,陆国朝更是有恃无恐,三天两头地犯案:到黎明乡偷过牛,在黎塘镇偷过摩托车,撬过门,打伤过人……他整天揣着疾病证明书,仿佛揣了张“免死金牌”,一被抓就得意洋洋地亮出来。看他唾沫乱飞的模样,有的民警审讯他时,不得不弄个口罩戴上。潘海新苦恼地告诉,陆国朝被刑事拘留过许多次,然而每次把人送到看守所后,看守所的人一看是陆国朝,就无可奈何地连连摆手,“看守所不收、劳改场所不收、监狱不收。”潘海新还告诉,接到维维遭性侵犯的报警后,他们十分重视,当日立即展开调查。然而,一个老问题仍然摆在面前:抓了陆国朝,送到那儿去?(文中受害人名均为化名)